梦想不会逃走,逃走的只是自己…

第一次听到<老男孩>中那首歌时,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. 很难用语言描述清那种夹杂着失落的感动. 记得第一次摸到电脑,还是很小的时候在母亲战友的办公室里. 当时一下子就被屏幕中随着键盘按下做出各种动作的小人儿吸引住(现在再回想,其实不过是一款古老的打字练习程序中小游戏的环节…按顺序敲下字母,骑士就会去攻击敌人或者敲错了挨打). 五年级那年,父亲的办公室配备了一台486(DX66,最开始只有4M内存,没光驱..有次看到有人拿着游戏偷偷去安装,智冠的<倚天屠龙记>,一大盒子软盘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实在感…).后来初一那年,家里终于买了电脑(奔腾100,16M内存,800多M的硬盘,win95+dos6.22+win3.1…). 不知道爸爸当时从哪儿弄了套洪恩的<开天辟地>让我看来学习win95基础知识,我则对着里面介绍的几款游戏流口水(印象最深的是<魔兽争霸2:黑暗之潮>,最后终于在上大学时候下载到)… …

小时候是没有程序员的概念的,但心中却依稀留有朦胧的梦.

高考结束,望着计算机专业高高在上的分数,只能轻叹口气…其实填报志愿选择专业并没太纠结,不过是从一大堆陌生的名词中挑选个看着还算顺眼的而已… …大学学业的失利,虽然可以说是用几年的时间推翻了之前十几年的努力.但从另一个角度讲,也正因此,让我有了在喜欢的领域从头再来的决心.

自由、真诚

在签合同之前宝哥找我谈话的那次,被问及一个月来对云清扬的感受时,头脑中最先冒出的就是”自由” ( “自由?我们都感觉压力老大了…” 当时宝哥好像是这么回应的来着…具体的字眼咬不准了…). 随着入伙儿的时间增长,“自由”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. 压力自然是很大(现在每次洗头都感觉头发比原先稀疏得更厉害…),但”自由”原本也不等同于轻松安逸. “蜂蜜水” “谁喝咖啡” “八点 || 九点” “ 高山流水” “25/share/” “大家一起喝多,打地铺” … 一幕幕,虽然很好的诠释”自由”的字面含义. 但在我心中,最大的自由,是我可以从事自己真正喜爱的工作.即便疯狂的掉头发,即便要挤好久的公交,每天依然能过的愉快而充实.

爸爸妈妈都很喜欢一套电视剧<激情燃烧的岁月>,里面”石光荣”的形象,简直就是爷爷的翻版.

当于双源在郝阿姨婚礼答谢宴那晚讲到”真诚”时候,由心底的感到认同. 这么多年来几乎都在上学,并没什么所谓”社会阅历”,不敢妄谈品质德行. 然而,国家处于飞速发展时期,注定社会也心浮气躁. 只是希望,“真诚”永远能够被当做美德,在云清扬的家族中传承下去.

For Honor & Glory !

每次听到电影里,骑士们高呼激昂的口号,披坚执锐勇往无前的场面,都会感觉热血澎湃.

我也愿化身为云清扬的骑士,与大家一起,执长枪跨战马,为了共同的理想与信念,向着各种困难和挑战发起冲锋.

(突然在想…倘若真有册封…“蜂蜜水爵士” “给力舞王美女爵士” 等等…一定都会是很威武的名字…要是于双源在的话,一定会偷偷在”爵士”前加上”喷泉”两字…啊…扯远了)

上次和明哥,谈到了个人定位的问题. (借用刚才的比喻,现阶段的我,恐怕连骑士侍从的标准也会勉强.) 差距是实实在在存在的,承认并接受这一点,并不是在说”我不行,我做不到”,而是要鞭策自己不断成长和进步.

转正申请

矫情的表决心部分全部忽略掉吧,直入主题

韩冰 申请成为云清扬正式员工

最后的题外话…

To 明哥 : 年会那晚的歌唱得实在太有感觉了…虽然最佳节目我还是会选土耳其热舞…

To 宝哥 : 上次谈话说的”我还是写出来吧”的部分: 如今,我的梦想是,能够在伟大的软件产品里留下自己的名字( 就算不是在现眼的位置)

终于写完了.
原来…转正申请,是写给自己的

吸血鬼猎人D

“Love can make us weak, and make us strong”

看完整部电影之后,的旋律一直在心中回荡…虽然完全是不相干的故事了,但倘若主题是”爱”,应该全部都是互通的吧…即便主角已化为了Vampire

又遇到了拥有双重血统的主角…永远也不会被当做人类来被接受,却也永远无法摆脱自己一半吸血鬼血统…当年把自己论坛上的ID选用”Half-ELF”,应该也是类似的心情吧…只是,D的诅咒来自他无法选择的血统…到最后,所有人都可以得到解脱,只有D依然承受着无尽的孤独

巴黎,我爱你

果然所谓感悟这种东西…只消隔一天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…

依然觉得,喜剧演员的这段故事,是整部电影十数个段落中最感人的一出.浪漫到极致…

在我眼中,浪漫便应如此.充满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,只待同样浪漫的人去发现,而绝不应是人为雕琢而出.